Posts Tagged: 博客文化

作为成功的博客需要什么

好久没有更新这个中文博客,一直感到内疚。不过,最近浏览《商业周刊》评出的最佳博客网站之一Seth’s Blog 后,觉得好博客不一定就必须更新频繁。当然,我不是给懒博主们(像我自己)来找借口,或者我就认同Businessweek 商业周刊评比的最佳博客的权威性。我只是想再次重申以前我转载的一篇关于好博客101文章里的,好博客最重要的是你文章的内容,是不是有见地,是不是吸引人;是不是你作为一个真实博主的对于真实世界的真实感受。而不仅仅是为了凑文章数目的无病呻吟。 下面就是BusinessWeek或者是它读者们评出来的最佳博客网: Best of the Web Blogs Tech Crunch Gothamist Seth’s Blog Scobleizer Paul Kedrosky’s Infectious Greed PaidContent* 标签关键词: 博客文化

从范美忠事件想起要谈的三两事 (接着侃)

上面聊的还可以说是跟“专业”有关,下面接着聊的纯粹是想到就说,没有什么特别的范围。 第二、真正无耻的应该是中国教育部门 可能范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那篇心里话文章竟导致了被解除教学合约。不是想特别为他喊冤,不过也确实觉得这次教育部太过分了。范的发言是有争议之处,网络上的喊打喊杀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你范兄的心里感叹,就有读者的不同见解。但源自博客,也需止于博客,没有必要动用国家机器来消灭自由言论。有这功夫,多花点精力在重建震区该有多好呀。想想从范的发言到被解雇,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某小学的豆腐渣工程导致众学生丧生一事到现在也没有一两人被追究责任,有追查范的效率来办理那些事情该多好呀。 另外,对范的责骂有一部分就是因为他是教师。其实,这是中国自古以来对为师之道的过多依赖。古人云,“一时为师,终身为父”这种思想到如今应该要有些改变了:老师就是老师,家庭还应该是家庭。教师者,不过是众多职业中的一种也。为了生存,发挥一技之长也。知识当然要传授,但道德伦理不能完全依赖于教师本身,家庭和周边社会应该负更多的责任。君不见,诸多的家长为了一些铜臭,置小儿教育发展于不顾,终年不着家,估计连儿子的校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吧。更有甚者,干脆拿出一点钱将儿女寄放到亲戚或学校老师家里带养算了。然后自己打着为家里挣钱的口号,行着花天酒地之实(当然,也有很多家长确实由于经济的原因长年在外奔波)。这样的家庭,怎么就全寄希望老师就能将整个下一代的教育撑起来。就算范老师一心向着学生,天天讲一心为公,也顶不了家里的父母因包二奶而离婚的“教育”。而且如今燥热的中国,不管是大还是小的官,只要有一点权力,不捞足了不会罢休。在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因为是身在教师这个行业,就要为众多的社会问题负责?发一些真实的感概,是不会让一个道德观念正变薄弱的社会变得更薄弱的,只有通过野蛮不讲道理方法来制止发感概的人会让整个社会更加“野蛮”。 标签关键词: 博客文化, 范美忠

从范美忠事件想起要谈的三两事

今天下午在回家的路上听到NPR(国家公众广播)的新闻报道提到了北大校友范美忠在一夜之间成了中国最让人憎恨的博主的那件事。其实,这事在几个星期前就在网上炒得热火朝天,当时并没有心情跟进。今天吗,就更没有必要来凑热闹了,主要自己本就不是“挺范”派,也不是“倒范”派,而且这个博客也是技术类博客,谈多了范跑跑事件确不太合适。 不过,听完这个新闻后还是思考了一两下,觉得有些事不吐不快。 一、从范跑跑事件想想博客的走向 还是先谈自己博客有关的感想吧。其实,范美忠的受关注主要就是他在自己博客上发表的那个心里感想:他在地震时首先带头跑了,也谈到自己不会牺牲自己生命回去救学生,就算自己的亲娘也不会,最多回去救自己的女儿。 抛开所谓的道德观念来讲,其实老范在自己的博客里说这番话并没有什么不对。毕竟他说出来的地方不是学校的讲坛。博客吗,本就是用来发表象他象我这样小人物的心里话的地方。别人怎么利用博客我不清楚(或为名,或为利),但是我自己坚信博客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公开的私人日记(要不怎么有人叫它网络日志 Web Log),我用它要么来记录自己的工作心得(技术类),要么分享家庭的快乐故事。如果在自己日记里都要昧着良心说假话,讲空话,那哪里才会是真心的体现。 我相信范就是这样认为他博客的作用。在他出名前不多的博客文章里,要么是自己对鲁迅文章的感悟,要么是与朋友之间的文学交流。在这种地方,也就不必要刻意粉饰成教育别人的贞节牌坊了。用他自己在访问中提的话来说,他在震后写出那番话也就是想记录自己人生中的那一特殊时刻的真实心迹。 标签关键词: 博客文化, 范美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