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生活篇 】' Category

刚从另一个州的青少年家庭法庭 Family Court 归来,在一个朋友的一个官司里帮忙。虽说最后的结果不是很坏,但是这个朋友也就是一个做母亲的却在这个官司中失去了女儿的监护权。 事情的起源是这个女儿在与继父的一次小摩擦中打了911,很快就有DHR (Department of Human Resources)保护儿童组织介入。再加上其他的种种原因,就算这个家庭本来没有任何重大问题,这个组织却认为该家庭有家庭暴力倾向,这个小孩待在自己的家里会不安全。 最后的结果就是小孩被判给其他的家庭来监护代管,小孩的继父也由此失去一个市政府的公务员工作,接着没法供房也就让银行收走了不到一年半的新买的房子。后继父去了外州找工作,母亲住在女儿被监护的家庭附近,一个好好的家也基本上被拆分成了三个地方。昨天,帮朋友搬家的时候,站在他们的宽宽的前院,想起今年年初还在这热闹地烧烤,不免还小有一把伤感。 当然,这个家庭的问题不是我一两句就能概括的。造成上述状况也有太多其他的因素在内。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一旦有美国的法律部门的加入,家庭的家事就不再是家事了。这可能与国内有事找民警的观念大不相同。希望我们生活在美国的有所了解。 关于其他的中美文化差异以至于造成法律纠纷的,可以介绍好朋友谢律师的一篇文章(文化差異與美國法律)来阅读。

Read Full Post »

上上个星期四开始搬的家。前一天就请了假在家整理打包,第二天请的搬家公司近11点开始的,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才算是将大件搬完了。教训、教训,看来下次还是要好好地在打包整理上多下点功夫。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要么就是在两个地方来回搬运一些剩下的小东西,或者在新家的不同房间反复着拆包、摆放。 现在书房总算摆出个样子了,而且AT&T今天也将DSL搬了过来,总算可以上网了。就先忙里偷闲地发个博帖自己庆祝一下吧。

Read Full Post »

就像上星期五说的那样,我带老妈去看了一下医生,拿了些西药。可是老妈吃了一个星期的药后,并没有显著的效果,前几天嗝少打一些,但照样胸闷,而且更为疲劳。不知是开的胃药不对症,还是上次再一次的晕车呕吐加剧了病情。 反正决定再去看一看医生。太座推荐这次试试中医,但是我决定还是回到上次看的那个医生那儿再试一次。毕竟上次她说了不行再换一种药试试。 约了个下午两点,虽说是周六的下午,但是诊所里还是与上次那样冷清,一点没有大诊所或医院里那种见到的熙熙攘攘的候诊的场面。

Read Full Post »

就像常言说道:有什么,也千万别有病;再加一句,在美国有病后,没有什么都行,可千万别没保险。 自己从开始在美就医时,就一直去自己保险公司 KP 的诊所做常规检查,若有其他检查再会被“医生推荐”至大医院,从头到尾一般来说就是交个$15-$30左右的co-pay,所谓的医生会诊费。其他的反正不用填保险公司claim单子,所以对究竟应该付给医院多少医疗费医一概不知。 但当然一直就听说在美国看病会是很贵的,这段时间由于来美探亲的亲人不得不跟医生、医院打交道,才让听说的变成发生在身边的了。 自前一次晕车呕吐后,老妈就一直感觉疲劳,胸口闷并打嗝不止。担心胃上的问题,想去检查一下。在决定带她去医院看一看之前,还是决定先试一下中国医生。在中文报纸上找了一些打广告的医生名单,然后通过与朋友聊一聊,决定去一个在该市行医算长的医生那儿。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三点有中华专业人士协会(ACP)主办的第八届【亚城之春】春节联欢晚会。本说好是两点出发,但是我们又是“照旧”地磨蹭到2:45才出发,结果到了主办地 Woodruff Art Center又是晚了几分钟,汗! 本来晚了在别人观看节目的时候插入到自己的座位就不好意思了,没有想到我们家的小宝宝,由于是第一次被带到该巨大场面里,又可能遽然从明亮的厅外到了黑黑的剧场里,再赶上周围的人们正在给精彩的杂技表演鼓掌,他竟“害怕”地哭了起来,怎么哄也不停止。不想招来周边想欣赏节目的人们的白眼,我只好赶紧将小宝宝抱出了剧场,在外面边转悠边哄着他。这时,才明白以前被劝说要“珍惜”两人世界的真实性了。

Read Full Post »

今年的年度视力检查都过去好几个星期了,拿到视力配方后就一直懒懒地没有去配新眼镜。除了“懒”,钱包也是一个原因。在这边,随随便便一副眼镜(镜片加镜框)就要花掉上百美刀,要是再算上特殊保护层的好镜片,就算有所谓保险公司的25%折扣,没有近$300别想拿着新眼镜出当地眼镜店的门。 本来自己两年前所配的这幅眼镜也能将就,虽说这次验光医生说我的视力已经比前次好了几十度了。可是昨天在逗小宝宝时不小心被他将我的眼镜摔在地上,捡起来时发现左眼镜架腿已经给跌断了一小段。 没办法,只好琢磨配付新眼镜了。说起也巧,最近刚好听到一个网站有最便宜的眼镜卖,$8美元可以拿下一副眼镜架和镜片。

Read Full Post »

这几个星期一直在忙着这件事,也算是我们到新家住后的一个最大的“工程项目”了,其中还波折四起(见我关于美国挨骂的文章)。Anyway,总算完工了。在享受后院Patio上自然风光的时候,应一个也想弄Patio的朋友之要求,特上传几张“工程”照片供他参考。

Read Full Post »

你也许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在某个加油站,或站或坐聚集着一大堆墨西哥人(昵称“老墨”),他们也不高声大叫,也不四处乱动。但一当一辆车靠近他们,尤其是卡车类的车辆靠近他们并停了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像一群听到了裁判发出起跑令的短跑运动员,全部争先恐后地围住那辆车,向车里的人指着自己说“选我、选我 (me, me)”。一番短短的讨价还价后,被选上的老墨高兴地坐上别人的车,其他的人就好像什么没有发生似的又回到了原地进行再一次的等待。 more will be updated soon ….

Read Full Post »

是昨天发生的事,现在太晚了,明天再写出详情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