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上次从北京走的时候飞机也晚点,所以今天在始发机场准备登机回北京时看到飞机晚点也没有在意(晚点晚习惯了)。而且晚了40多分钟后,也还算顺利地就起飞了。

不过,在飞机上随便看了一下飞机上拿的报纸,看到头版上写着是北京新年后大雪,首都机场大部分航班被取消,千余人滞留机场。而且,北京城内大雪严重影响交通,出租车出车少而造成不好打车。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希望自己到北京后不要也被“滞留”在机场了。

飞机慢悠悠地总算到了北京首都机场,等到我快步跑到拿行李区,已经快23:50pm了。等了半天,托运行李才到,出了拿行李的门时间已经过了凌晨12了。这个时候,留给我从机场到市区的选择就不多了。机场快轨肯定没有了;由于想到自己行李少,也没有事先通知朋友来接,现在深更半夜地更不能叫醒人来机场了;本想坐坐机场大巴到市区的,但想到他们可能的末班车是23点吧,而且说不定到市区更不好打车。决定还是去机场直接打了出租车吧。

在电梯区看到有一大堆人在等,就推着行李车去用Stairs。首都机场三号航运楼到港的一楼是出租车区,但我没有用升降机电梯,所以还是会经过二楼的机场大巴卖票的地方。一路看去怎么见二楼室内怎么有那么多人,一般他们都应该在室外等着上车的。没多想,就先在二楼的电梯处等升降机。不一会,看到升降机从一楼上来了。好家伙,怎么看到从电梯里出来那么多的人,好像都是从一楼上来的,而不是从到港的三楼下来的。嗨,说不定出租车那也是情况不妙。赶紧拦住一哥们问怎么回事啊,他说“别去了,人多,没车”,怎么着也得等两小时也可能排到有出租车。

得,赶紧去改坐大巴吧。往回走,嗨,这才发现原来那么多在二楼室内的人都是在排队买大巴的票呢。那就排吧。排到我了,买了个大巴的票,赶紧往外冲去找自己要去的路线的大巴。也好找,因为也就我这了路线有车了,可能是机场特意调度来解决这么多滞留旅客的吧。要不,真按正点大巴也下班,那我们这些被航班晚点而晚到的旅客可不瞎掰了。

不过,到了外边,也得排队。因为人多,巴士少。为了维持秩序,大家就在寒风中自觉排着队一个一个大巴地等着上呗。头一个大巴走了,我在的队伍也从刚出大楼门的自动门前进到了外边屋檐的一半。在上第二辆车的时候,看见大巴司机打开了车外的行李车厢,看到我的行李包有点大,拿上去不方便。给队伍前后的“哥们”打了个招呼后,就先拖着自己的大行李包去问那个司机可不可以放下面。司机原来说外面的行李厢只到末站才打开,不过看到我的行李包的尺寸后,想到要为车上省点空间,答应了我的要求。自己费了半天劲将大箱子塞了进去,准备往自己队伍的原来位置走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地问了司机,指着我原来的位置问那个位置可以不可以坐上这趟车。司机看了看,说够呛,说你的箱子既然放进去了,你就先上这辆车呗。哦,那当然好,赶紧走到队伍前想混上车。结果被前边的同胞们“无情”地堵了回来,喊着“排队,排队”。赶紧指着行李厢旁边的司机说,是师傅让俺来插队的,因为我的行李已经放进去了。结果,还是不买帐,负责地面验票的那个小伙子还大声对司机喊到“不是说好了先撕票才给放行李的吗?”得,为了不给司机大哥为难,也为了不得个爱插队的恶名,赶紧主动退出,对司机大哥说我还是将行李拿出来等下一辆吧。

拿着行李站回原处了(这点还行,幸亏自己走出队时对前后“队友”们打好了招呼,要不再被发回队尾那就亏大了),也觉得没什么。这辆车刚走,马上就开来了我看到的第三辆大巴。自己排到的位置基本上中间的,所以还是顺顺利利地上了大巴,放好行李(这次不想试外边的行李厢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拿到大巴车厢上吧),舒舒服服地坐了下来。

大巴是坐上了,开始担忧到城内怎么办,脑袋里开始盘算给谁打电话如果没有出租车的话(半夜叫醒人去机场有点过份,但是到城区家附近出来还是稍微好一点)。车过了安贞桥,还是给二娃打了个电话,说快到北太平庄了。他说马上准备出门。大巴到了北太平庄,拎着大包下了大巴,才算是正式接触到北京的雪。在雪地里拖着大箱子从巴士停靠的内环赶紧到外边的路边。也算是我最后的运气还是不错的,竟然刚在路边站稳,一辆空的出租车就慢悠悠地开过来了。立即伸手揽下(出租车大哥,俺的救星),也立即同步给二娃打电话说拦下出租了,不用来了。

嗨,最后一切还是顺利的,至少自己原来想到地最差结局(在雪地里拖着大箱子回家)还是没有发生的。不过,以后对冬天的网上的飞机订票时还是要多加考虑了。

网络其他相关话题:

博客导航:
【前一篇】: »
【后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