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 on
Posts
Comments

CBP按照预定的旅程时间表,爸妈大概会在当地时间4点半左右抵达芝加哥国际机场的。所以,在家里边做晚餐就边想着这事,不知道他们下了国际航班飞机、过了美国海关后会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后悔在爸妈出发前没有详细告诉他们怎样在机场转机前给我打电话。

大概下午5点多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个不熟悉的长途电话号,感觉应该与父母有关:可能他们自己找到公用电话了。接起电话来,那头是个讲英语的女士声音,她自报家门是芝加哥国际机场边境处的工作人员。她先确认我的身份,然后问我是不是正在期待爸妈的访问。我心想爸妈可以啊,竟然怎么说服边境处的工作人员而动用起他们工作电话来给我打了。

来自边境的第一个电话

还没等我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充分反应过来,她的话锋就一转,接着”十分严厉”地说,你爸妈上次(2004) 来美国的签证是三个月有效并注明不能延期的,也就是上次签证上面盖了个NE(No Extension),但他们上次不但待了六个月,还延了期直到10个月后才回中国。这叫欺骗行为(Fraud),因为是他们在签证的时候告诉签证官只希望待三个月的。她说,理论上讲她是完全可以按照规定现在就将我父母遣返回中国的。在我这头的惊呼”No” 声,估计很满意自己的震憾效果,她再接着说,这次她还是给了我父母三个月的停留时间,希望我们这次不要延期了,否则的话,他们就可能会被驱逐出境(她用的词是Expel),或者下次她们再来就会拒绝进境。她打这个电话只是希望我见着我父母后能用中文好好地解释给他们听。还没有等被说得一愣一愣我彻底反应过来,她就说再见挂了电话。

我这头挂了边境移民官的电话后,心情开始郁闷了起来。想到几天前在订票时还特意给他们俩老订的是一年往还的双程飞机票,而且自己这次还真很想打算让爸妈在这好好待一年。不过刚才那个电话一提,我倒有点印象了:好像爸妈上次的签证上是有个什么NE印章的,主要那时2004年正好是美国旅游签证风声鹤唳期,大部分的B2签证上都有NE,而且大部分有NE的在入境也就给了三个月停留。但我父母来时入关却盖了六个月,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在意那个NE了。过后,也给他们申请了延期,并顺利延到了期。更加认为签证是签证,停留期是停留期。两年后他们在北京也顺利签到证(见我以前的帖子),所以从理论上讲只要他们的延期是合法的,应该说起来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的。也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这个芝加哥边境移民官这么严格。不过,跟夫人很是郁闷了一阵后,转而一想:三个月就三个月,总比爸妈他们因这事被移民局在机场就给遣送回去强。别说他们俩年老身体上经不起再次长途旅程的折腾,就是心情上也受不了的。

现在开始担心还在入境处的爸妈了,虽说当时那个移民官只是简短地通知我几句话,但可以想像她同我爸妈应该已经交涉了不少时间了。不知一句英语都不懂的俩老是怎么跟她交流的。后悔刚才没有问一下那个移民官是否可以跟我爸妈通个话。现在只是希望他们早早办完入境手续,出关后打个电话过来聊聊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自边境的第二个电话

正在想中,电话又响了。一看,还是刚才那个电话号码,太好了,爸妈可能被允许用他们的电话给我打了。十分兴奋地接起电话就用中文喊起爸妈来。结果那边传来还是刚才那个女移民官的声音,”It is me again…”。心中咯噔一下凉了起来,啊,难道又有什么差错了。

这时只听到电话那边头的女声接着说,”我们经过考虑,这次还是决定给你父母六个月的停留时间。”

什么,这段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然是一种说不出有多么高兴的那种意料之外。想想总得马上给人家好好地表示客气一下,以显谢意。我就用英文说”wa, I do not know what to say…”, 呵呵,中译就是”哇塞,你叫我说什么好呢…”。这真的是实话,我那时还真是不知说说什么好尼。反正,确实是心情一下好了起来,所以那头接下来说的”你一定要保证这次不要延期……按时回国……最好在国内待两年后再来美国……云云”我都是忙不迭的答应 Yes Yes Yes。

高兴得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已经挂了,只知道放完电话后赶紧给夫人报喜。两人都很高兴,大家的心情好像乌云散尽般的晴朗,剩下的晚餐也仿佛吃得很香。【其实,现在想想”停留半年”本来是旅游签证入关所普遍拿到的,看来还是老话说得好:失去了才觉得更珍贵;以前他们两次入境都是被批半年,当时高兴也是高兴,但比不上今天晚上这般的欣慰】

心想海关这事应该过去了,接着开始担心他们转机的事,看看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他们下班飞机的登机时间了。想着两位不懂英文的老人又要去面对换航班的挑战,心中不免又嘀咕起来了。 而且到现在我还没有给他们通上话,刚才移民官打电话的时候,高兴起来又忘了问是否跟我爸妈通话了。开始后悔前几天给父母准备这次旅途的时候忘了给他们一个这边能用的电话卡号,也忘了嘱咐他们到时身边留些美元零钱备到时打公用电话用。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希望爸妈出了海关能想到给我打个电话,至少让我知道能不能换到下个航班,及换到的航班是什么以能让我很好地在这边接机。

机场来的第三个电话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的电话又响了,这次真的是飞一般地去拿起电话。拿起一看,不是刚才那两次的号码,但还是芝加哥的长途,应该还是爸妈有关的。这次是个男声,先自我介绍是美联航公司的职员(不错,看来是关于航班的事),说是替我父母打这个电话的,叫我不要担心,因为我爸妈在海关耽误了下一趟航班时间,所以他们在海关外的柜台就主动给我父母办好了转机的手续,并在电话里告诉了我新的航班号,这下我悬在半空的心总算落了下来。接下来当这个好心的工作人员将电话转给我老爸时,倒轮到我来安慰老爸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接下来的事就更顺利了,虽说由于天气的问题,爸妈新的航班有点延期并换了一次登机口,但他们在机场里很幸运地碰到另两个也是在芝加哥机场换乘航班的中国人,爸爸不但借其中一个人的手机通知我航班的晚点,他俩还帮助爸妈找到并转到不同的登机口,其中一个还一直说要见到我爸妈上飞机才放心离开去赶他自己的飞机。在此,向这俩个热心的陌生人说声谢谢了。

在这里,还有个好趣的事,原来我给父母订的那趟航班竟当天被取消了。所以,爸妈在海关的耽误也算得上塞翁失马了,倒帮助他们一出海关就给换了航班。

同爸妈见面后了解到多一点的情况

见到爸妈后,聊起来才知道当时的情况确实难为父母了。自移民官看到他们护照里上次的签证后,就把他们带到了傍边单独的房间里。本跟他们同一飞机来的几位会点英语的好心人还不让进那个房间,而爸妈也不让出。听爸妈说,刚开始还一直没有找到他们内部的翻译,就见那个移民官费力地打电话,查电脑,更费力地询问我爸妈上次访问美国的情况,而爸妈反正什么都没听懂,他们说的估计那个移民官也是什么都没听懂。父母将我为他们准备签证的材料都一古脑都给了那个移民官,不过他们却忘了将我预先写好的我的电话号码给她了。要不,他们也就不会耽误那么久了。最后,总算来了一个翻译,才将这个沟通问题解决了。

不过,听老人家来说,这次整个惊险过程中的前一段时间他们倒没有什么,倒是后来的那个做翻译很是让我妈妈生气。不但说话的口气十分”凶”,没有礼貌,对他们的态度反没有讲英语的那个好。呵呵,也许是这次他们俩老总算听懂了”扣留”他们的理由,和对能讲中国话的”同胞”抱有太不现实能帮自己的期望了。尤其当那个翻译说,你们说好只待三个月,却留了十个月,谁知道你们在美国干什么了。我妈现在说起还很生气,说怎么这么说话的,难道我们60、70岁的老人来你这还象被对恐怖分子似的。另外,他们总觉得这句话肯定是那个翻译自己加上去的。生气归生气,不过当时反正”咬住”这次一定要待6个月。

也就是通过这个翻译,那个移民官才从爸妈那问到了我的电话,这也就我下午收到电话的缘由。不过,现在问爸妈,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在移民官两次电话之间发生了什么,促使那个移民官改变了她的主意又让我爸妈在美国待六个月了。也许对我们来说,这个迷就让它成为难解的迷吧,反正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几点感想

  1. 第一,头几次的访美不是特殊情况能不延期就不要延期,一切按照签证和入关所批的规定来。
  2. 过海关看来也是有技巧的,下次最好避开芝加哥了。好像LA给我的影响不错。
  3. 一定记住要给父母留美国这边的联系电话,最好是用中英两种语言写成短语,以便他们遇到同类情况可以联系我们,或者给只懂英文的工作人员看好让他们联系我们。【关于父母美国签证、旅行所需的材料清单,请参考我以前的帖子】
  4. 最好告诉父母一个可以在美国打的800号码的电话卡,这样就方便他们用任何一个公用电话来同我们联系。这个对要转机的父母尤其很有用处。
  5. 如果父母以前延过期,一定要带好从移民局那收到的延期批准通知书(或延期申请收据,如果没有收到批准书)
  6. 如果父母以前的签证上真有不能延期的备注 (NE Notation),但又延了期。在下一次的签证和入境都得提个神。最好,事先准备个给”To Whom May be concerned”的英文信,在信中解释为什么延期,而且强调延期是已经得到了移民局的批准。恳请各位高抬贵手云云。
  7. 最后,祝天下父母们身体健康,访美旅途快乐。

下一步

当然,下一步就是考虑怎么处理他们这次进关所写的”不能延期”的注释;我们确实希望他们能在此再待一年,毕竟俩老旅行一次也不容易。像前两次向移民局递延期申请肯定是不行了,看来到时带他们出境一次,再入一次美国边境看会不会重新给他们新的居留时期。好消息是他们这次在北京拿的签证是一年有效,而且可以是多次往返的。


Technorati : ,
Del.icio.us : ,

网络其他相关话题:

博客导航:
【前一篇】: »
【后一篇】: »